江蘇金湖:一張蹦牀闖世界 全球市場佔七成

兩個多月前,一場全國蹦牀青少年錦標賽在江蘇省金湖縣舉行。國家體育總局體操運動管理中心為何將全國性的大賽舉辦地選擇在這個30多萬人口的蘇北小縣?

“我們正在竭力打造‘蹦牀之鄉’。”金湖縣開發區相關負責同志回答,當地瞄準以蹦牀為代表的體育用品產業,形成了以新金菱集團為龍頭企業的蹦牀全產業鏈,年產值規模40億元,佔據了全球70%以上的蹦牀市場。

“我們2012年開始做蹦牀成品的時候,社會上很多人還不知道什麼是蹦牀。”20年前從基礎配件圍網做起,新金菱集團董事長凌韜是金湖縣蹦牀產業的開拓者。前十年默默創業,開枝散葉;近十年呼朋引伴,串珠成線,終到現在的異軍突起。

蹦牀拓荒者

儘管去年以來的新冠疫情給金湖縣蹦牀產業帶來了一些不便,但更多的是發展的機遇。凌韜告訴記者,疫情限制了人們出行,加之家庭蹦牀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備受歡迎,所以訂單一批一批應接不暇。

“受疫情影響,集裝箱調度困難,出港貨櫃‘一櫃難求’,給企業帶來不小的庫存壓力,大量蹦牀無法發貨,造成我們倉儲場地緊張,資金回籠放緩。”2020年12月17日,淮安市委、市政府組織召開的“黨政親商會”上,凌韜向市委領導坦陳眼下的經營難處。


       不久之後,淮安市交通、港口、外貿等相關單位就帶隊上門,詳細瞭解企業需求。幾經協調,一家貨運公司很快向新金菱集團提供了100個貨櫃。凌韜説,懸在企業心中的石頭算是落了地。貨櫃難問題解決後,海外訂單交期得以確認,公司同步加大了生產產能,從原先的3萬套/月,增加到現在的4.2萬套/月。

目前,坐落於金湖縣銀塗鎮的新金菱集團,旗下已經擁有11家從事蹦牀零部件生產的下屬企業,產品主要面向海外,出口至歐美等地。2020年,在全球疫情蔓延、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企業效益實現逆勢增長。2020年1-7月份實現銷售8.35億元,利税6000萬元,分別較前年同期增長20%和15%,全年銷售額預期可達15億元。

“2020年,集團累計獲得各項退税返還6000萬元,獲得金湖縣農行和交行1.5%的低息信用貸款合計約4000萬元,有效緩解了企業的成本壓力和資金壓力。”凌韜感嘆,淮安市、金湖縣政府一如既往提供的各類援崗惠企、税費減免、金融補貼政策支持,是企業這些年來得以成長的重要原因。


       作為當地蹦牀產業的拓荒者,凌韜接觸到蹦牀還是在上世紀90年代末。“那時我還在做汽車用油布、漁網等生意,常去法國和意大利出差。一次到客户家中參觀時,我留意到周邊居民基本家家户户的院落中都有蹦牀。他們跳布、圍網等零部件與我們的產品具有相似屬性,這給了我很大的啓發。”凌韜回憶説。

經過多輪調研,凌韜開始着手構建自己的蹦牀“王國”。2004年,他們廠的蹦牀彈簧保護套成功生產;2006年,成立了江蘇金陵網業有限公司,防護網、圍網等產品開始供貨;2007年,開始涉足蹦牀的核心組件跳布。“那是我們最困難的時候,跳布在強度和抗衝擊性方面有着很高的要求,生產設備主要依靠進口,設備的單台售價就高達200多萬元。”凌韜説,當時設備的總體採購資金過億。一如現在,同樣是在政府牽頭之下,銀行做了相應貸款方案,企業才得以渡過難關,為隨後的整牀生產鋪平了道路。

延展產業鏈

從零部件到成品,從多個企業到集團化發展,2014年江蘇新金菱體育產業集團正式成立。短短几年間,蹦牀行業“單打冠軍”已然成為金湖縣製造業的新名片,競爭廠商少、海外市場廣闊,很快便對資本、人力等產業資源產生虹吸效應。

一張小小的蹦牀,由圍網、跳布、彈簧保護套、彈簧、珍珠棉等構成。加上前端的原料加工,後端的紙箱包裝、銷售物流,背後是一條長長的產業鏈。上面的每一個節點,都能形成產業。

珍珠棉是蹦牀的重要零部件之一,把它套在蹦牀圍欄上,能夠起到防護、緩衝作用。在蹦牀產業興起之前,金湖縣並沒有相關生產廠家,想做成品蹦牀只能去外地進貨。“珍珠棉是一種‘拋貨’,分量輕但體積大,雖説價格低廉,交通成本卻極高。”2015年,還在廣西從事汽車配件生意的孫可兵嗅到了商機,果斷回到家鄉金湖,着手從事相關生產。“事實證明我當時的選擇是正確的,我們圍繞蹦牀產業進行佈局,公司發展越來越好。”孫可兵笑着説,其創辦的江蘇慧雨珍珠棉有限公司不斷壯大,目前已經擁有員工百餘名,2020年產值近5000萬元。

2019年,台灣客商翁錫通也看中了蹦牀這片市場藍海,投資1500萬美元在銀塗鎮興業辦廠,成立了江蘇度翔健身器材有限公司。企業現有員工200人,擁有制管、焊接、五金加工、包裝等自動化生產流水線。公司總經理朱才祥介紹,作為蹦牀產品產業鏈的延伸,他們主要為新金菱集團的下屬企業進行五金、縫紉加工的配套生產,並專業生產小蹦牀產品。“我們訂單不斷,工人加班加點,2020年公司實現銷售收入約1.6億元。”朱才祥説。

“金湖縣蹦牀產業主要集中在金湖經濟開發(銀塗鎮)新區,圍繞新金菱集團已經衍生出近百家配套企業,真正實現了零部件的‘隔牆’供應。”金湖縣工信局副局長王長明説,在形成產業集聚、規模化發展之後,金湖經濟開發新區在2017年獲評省級體育用品產業園。蹦牀產業的興旺同時帶動了當地體育文化事業的發展,當地先後規劃建設了蹦牀訓練館、體驗館。就在不久前,金湖還獲得了國家體育總局“全國青少年大眾蹦牀運動示範縣”稱號授牌。

富民大產業

“得知在家門口就能拿到和外地相當的待遇後,我沒有猶豫選擇了返鄉。”曾經在蘇州從事汽修行業的李金誠,在2015年回到金湖縣,現如今在江蘇度翔健身器材有限公司的焊接車間負責生產管理。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在當地,和李金誠一樣心態的年輕人正在逐年增多。受到待遇好、房價便宜、生活成本低等諸多利好因素加持,不少外出“打工人”用腳投票,選擇回家再就業。據統計,近年來蹦牀產業共為當地創造了近4000個就業崗位。


       如今漫步銀塗鎮,一排排新建的蹦牀廠房沿路排開,廠區門前招工的牌子隨處可見,各家對自動焊操等多個工種都有着較大需求。記者在一家公司門前的招工簡章上看到,對於偏技術性的“制管操作”一類,工資待遇最高能拿到8000元,需求量較大的“金工操作”工種,最低月薪也有5000元。

銀塗鎮蹦牀業的燎原之火還“旺”到了幾十公里外的呂良鎮。記者瞭解到,該鎮湖畔旺屯新型農村社區是金湖縣農房改善工作市級示範項目,湖畔旺屯在規劃建設過程中堅持產業質態與富民效應的同步升級。“跳布、彈簧等零件製作科技含量高,但產業鏈末端的組裝環節則屬於勞動密集型工種,我們在社區旁配套建設標準化廠房,引進了這類體育器材加工企業,帶動村民致富。”呂良鎮黨委書記李軍説。

位於湖畔旺屯南側的江蘇碩達體育器材有限公司去年7月份建成投產,冬天的寒冷與廠房內熱火朝天的氣氛形成鮮明對比:流水線上,工人們麻利地將產品裝盒打包,一台台叉車滿載貨品,開向廠門口的集裝箱貨車。包裝工人劉大力告訴記者,因為訂單火爆,最近還出現過零部件供應不及的情況,員工們還得以忙裏偷閒,放個小假。

“受疫情影響,不少人更願意窩在家中。在海外原本就很有市場的蹦牀、鞦韆越發受到歡迎。擺在企業面前的最大問題反而成了‘產能不足’。”江蘇碩達體育器材有限公司總經理曹信欣介紹,目前企業發展態勢良好,90多名工人中70%都是湖畔旺屯居民,平均每人每月到手工資都有4000元左右。企業還先後吸納11名建檔立卡低收入農户就業,人均年收入超過3.6萬元,實現了“一人就業、全家脱貧”的產業扶貧目標。

對龍頭企業新金菱集團而言,“公司+農户”模式也在蹦牀生產中得到運用,帶動了2000多人就業。凌韜告訴記者,除了下屬企業在系統組織生產,他們在全縣還有40多個加工點,“我們把我們的產品配件送到社區、送到各個鄉鎮,送上門讓鄉親們去加工就業,也帶動了他們增收。”

“我們正在着手推進蹦牀運動進校園,未來更大的市場還在等着我們。”在取得國外市場較高的佔有率之後,凌韜也在把目光轉向了國內。

(馬曉波 顧姝姝 施雪玲)

融媒體編輯  宋瑩瑩

實習編輯  俞文傑